第A6版:文化
  
本版新闻列表
 
2022年6月23日  返回首版 | 版面导航 | 数字报首页 |
 
2022年6月23日

关于城墙与城河的记忆


祁河

童年和少年,一直住在西安南城墙根下的建国路东十一道巷,出和平门或建国门就能瞧见护城河了。

和平门是1953年开设的,有4个门洞,城门里叫和平路,城门外叫雁塔路,与火车站、大差市、大雁塔、含元殿在一条中轴线上,被认为是长安城的一条龙脉。

建国门最早叫“小差市防空便门”,是1939年开辟的,位于南城墙永宁门以东,与小差市、尚勤路相联,后封堵了此门。小差市南路更名建国路后,又在此处挖开豁口,到1984年砌成三拱城门洞现在的模样。

这里是旧陕西省委的驻地,我上省委幼儿园时,对城墙城河几乎无印象,但学会了“城门城门几丈高,八尺八丈高。骑马带刀,让我小孩儿过一过”的儿歌。以后去西七路西安小学读书,站在操场能看到北城墙,感到它很高很高的。第一次爬上城墙看到城河,是转学到建国路小学上5年级。结识了新同学老马、老狗等,他们住顺城巷,抬腿就能沿城墙豁口或城墙上的砖棱棱爬上城墙。

那时西安城墙千疮百孔,被拆得七零八落,许多地段的城砖被拆下来砌防空洞,甚至有人挖土用来和煤球。记得和平门西拐角上,有一个暗堡,通往大南门(永宁门)的路被一道高墙封挡住。站在城墙上可清楚看见南山,朝南望还没有多少建筑,李家村周围是成片的麦田。向北城里只有商业大楼、和平餐厅是三层以上建筑,大部分为平房或二层小楼。

那会儿每月都会将拣拾的破烂,牙膏皮、旧报纸、废铜烂铁等,送到城河沿上的物资回收站,换些零花线。一年中总有三两回上废品站旁边的面粉加工厂,磨些苞谷糁或黑麦面;或走到更远一点的乐居厂,省委豆腐坊买些豆腐渣,以度过饥馑年代。

最有趣的是夏天,三五成群的小伙伴溜到城河边,脱个赤条条跳入水中,一会儿蛙泳,一会儿仰泳,一会儿狗刨,一会儿踩水,游几个来回。到了春秋不冷不热,便带了用大头针制作的鱼钓,以缝纫机线拴上竹扫帚竿,穿了蚯蚓去钓两三寸的小鱼。或是找纱布、塑料窗纱,绑十字木棍做成渔网,投入蚯蚓或馍疙瘩及砖块瓦渣沉入水中,等个三五分钟拉起来,七八条活蹦乱跳的“白条”手到擒来。

上中学时,学校组织参加碑林区“深挖洞”会战,在城墙下挖防空洞。自建校防空洞时,让学生砍环城林带里的柏树,用来烧箍地道用的红砖。

大约1970年春,学校命到城河边打井、挖淤泥建鱼塘,九班同学竟挖出十多发步枪子弹。而那次打井,我不小心栽下十多米深的井里,摔断了左手腕,送到红会医院打石膏,被讽为《红灯记》中的“王连举”。

记得秋季学校进行捕捞,给城河里撒“鱼藤精”,不一会儿一二尺长的花鲢、鲤鱼,还有野生的鲶鱼就翻了上来,大张着口浮上水面。我当时是校游泳队队员,与二三十名队员跳进城河负责抓鱼,岸边水中一片欢腾。每抓一条,扔到岸上由同学拾到大筐里。

从中午一直捞到下午,也不知捞了多少。当时26中有初一到高二四个年级,师生2000多人,大致每人都能分到一两条。我分到一条二斤多重的白鲢,可惜那会儿父母带弟弟妹妹被下放至汉中,我也不会做鱼。只知道刮鳞剪尾、开膛破肚,还不知将鱼腮取掉,味道腥得难以下咽。

中学毕业分到大南门外的锦华木器厂,见天要沿城墙根的下马陵、书院门或城河边环城南路骑车上下班。十年后,西安开始大规模修复古城墙。

城墙修复主体工程,包括河、林、路、景的综合整治提升基本完成,我完成了在古城墙上的第一次穿越。那天从大南门开始分别经文昌门、和平门、建国门、长乐门(东门)、中山门(小东门)、朝阳门、尚勤门、尚俭门、解放门、尚德门、安远门(北门)、尚武门、玉祥门、安定门(西门)、含光门、勿幕门(小南门)和朱雀门,大约13.47公里,走了有三个多小时。

后来曾有将我安排至城墙管委会工作的动议,为此兴奋了三天。但鬼使神差却到了报社,每天早上会到环城公园练练太极。

如今退休赋闲,居至北郊,往返四方城多乘地铁,却无暇驻足观赏。但我想着,选个日子徒步沿城河即环城公园走上一遭,再亲近亲近西安城墙城河。


2007-2020 © 版权所有:榆林日报社
网站热线:0912-3361398  新闻热线:0912-3287000 广告部:0912-3285754   
地址:榆林高新区新闻大厦(朝阳路与明珠大道十字、阳光广场南侧)编辑 邮箱:news@ylrb.com   广告邮箱:ylrbggb@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