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6版:校园文艺
  
本版新闻列表
 
2022年5月14日  返回首版 | 版面导航 | 数字报首页 |
 
2022年5月14日

那一刻,我长大了


府谷县第一小学五年级四班 杨舒涵

在幼儿园时,希望自己快快长高,像哥哥姐姐一样不用踩着椅子去够东西,可以自己乘坐公交车,可以自己去看电影;一二年级的时候,希望自己快快长大,像五六年级的同学,可以当“六一”儿童节的主持人,可以单手投篮。我总是问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长大?有那么一刻,我得到了答案。

一年级的时候,弟弟成为了我们家的新成员,以前总是围着我转的妈妈,把大部分时间放在了陪伴弟弟,一下子,觉得妈妈已经把我这个女儿完全抛在脑后。

有一天,放学回到家,和往常一样,妈妈在厨房忙着做饭,我先到房间写作业。当我作业写完,正好妈妈叫我吃晚饭。我走到饭桌前说:“妈妈,我作业写完了,你给我批改一下。”妈妈边给弟弟喂饭边和我说:“等一下,妈妈给弟弟喂完饭再改。”我吃完饭对妈妈说:“弟弟已经吃完饭了,你现在可以给我批改作业了吧!”妈妈说:“等一下,妈妈给弟弟换好衣服再改。”我又回到房间看了一个多小时的课外书,看到作业还是没有批改,就大声喊:“妈妈,你怎么还没给我改?”还没等我说完,妈妈大声说道:“弟弟马上睡着了,你大叫什么?”我瞬间觉得委屈极了,眼泪不听话地夺眶而出,每次妈妈都要我让着弟弟,难道我不是妈妈的女儿吗?

回到床上,正当我对妈妈刚才的话难过时,只见妈妈轻轻地推门进来,走到我床前,亲了一下我的额头,又摸了摸我的脸蛋,帮我掖了掖被角,又轻轻地推门出去了。“咦?妈妈忘了给我改作业了吗?”我难过极了,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口,透过门缝,看到妈妈正在给我改作业。灯光下的妈妈,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改着作业。突然间,发现妈妈的额头处长出了几根白发,再看妈妈的脸上不知何时爬上的皱纹,我又愧疚又感动。岁月已经在妈妈的脸上留下了痕迹,而我却一点也没成长,不但没有帮妈妈减轻负担,还总是那么任性,总是和比我小6岁的弟弟争宠。妈妈不仅要上班,还要照顾我和弟弟,总是第一个起床最后一个睡觉,我情不自禁地抽泣起来。妈妈听到后,来到我的身旁,问道:“宝贝,怎么了?你怎么还没睡着啊?是不是因为刚才妈妈……”我捂住了妈妈的嘴,哭着对妈妈说:“妈妈,我再也不任性了!”妈妈把我抱在怀里,摸着我的头说:“妈妈刚才做的不对,不该对你大叫!”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长大了,懂得了妈妈的辛苦,明白了妈妈的忙碌;那一刻,我觉得自己长大了,学会了谦让,学会了理解;那一刻,我觉得自己长大了。


2007-2020 © 版权所有:榆林日报社
网站热线:0912-3361398  新闻热线:0912-3287000 广告部:0912-3285754   
地址:榆林高新区新闻大厦(朝阳路与明珠大道十字、阳光广场南侧)编辑 邮箱:news@ylrb.com   广告邮箱:ylrbggb@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