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6版:信天游副刊
  
本版新闻列表
 
2021年10月14日  返回首版 | 版面导航 | 数字报首页 |
 
  
2021年10月14日

黄昏


王刚

火红的太阳已经落到了山的另一头,他不愿意就这样匆匆离开,于是甩出自己的触手攀到了天边的云朵上妄图让浑圆的身体不再下落,于是,那一抹本来悠闲的云被他的触手撕扯开来染成了橙红色。

庄稼轻摆着身子彼此夸耀着自己的长发。谷粒又比昨天饱满了几分,鸟儿来了兴致,在枝头叽叽喳喳地争吵不休。

老人抬起头,额前的汗珠有一丝凉意传入皮肤,“噢,又一个黄昏!”

老人来到一棵树下,杂草丛里有他的水壶和烟袋。老人慢条斯理地抽着烟,这是他的田地,他的山头,甚至头顶上的那一片蓝天也是属于他的,他是这里的主人。

他那黑黄的、充满皱纹的脸就像眼前这片沟壑的倒影。他在这里出生,也会在这里死去。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去过太远的地方。如今,他耕耘了一辈子的土地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而他却变成了土地的模样。他身上有泥土的气息,他的脉搏如同大地的脉搏,他的呼吸如同大地的呼吸,他的低吟如同眼前那山岗在为自己唱的赞美诗。

是的,平凡的土地和山岗也曾有过自己的骄傲,他们的内心律动不会比那些名山大川差一丝一毫。

老人曾认为眼前的大山和土地就是生命的全部。他年轻时的激情、汗水、思想、言语全部留在了这里,变成了一种无法名状却十分澄明的东西游走在他内心深处。

他没有倾诉的对象,也不知道该倾诉什么。不知何时起他习惯用回忆来填充自己渐渐枯萎的身躯,回忆如同清凉的甘泉浇灌着他的身体。随着一天天老去,那些遥远的记忆似乎越来越清晰,他想到了自己的孩提时光,想到了裹脚前行的母亲,想到了闷不吭声或大声呵斥他的父亲。

他望着自己粗糙干裂的大手。岁月为何如此不知疲倦地向前奔流!他的那些时光就如同仅仅度过一天一样,每天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仿佛早晨出门背着锄头和斧子的孩子,到了黄昏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已经变成了一个老头。

他在脑海里努力搜寻着那些发生在生命里特别的事情,那些和土地、牲畜没有关系的事情。或许,只有这些印记才能证明他的生命如同别人那样漫长。

他想到了他年轻的妻子和他们那还未长大的孩子,那些时光是多么的美好啊!然而他却没有一时半会儿享受在其中,他只知道劳作,他每天在担忧,担忧庄稼没有足够的收成,担忧一家老小没有饭吃。

事实上,他无法把记忆从土地上移开,不论想到什么,只能在他的脑子里停留片刻,一闪而过,他的思绪就又回到了土地里。

于是,他不再和自己的内心做抵抗,索性任由记忆抵达它想到的地方。

他曾为自己的庄稼比别人的多收一斗而骄傲,也曾因牛羊没有别人的肥大而懊恼。他因收成在集市上换来几块钱而欣喜,也因一棵树的归属而暴怒。

他珍惜每一颗谷物,因为在他眼里那晶莹剔透的颗粒上面粘满了汗水。他待牛羊如同自己的孩子,因为那些畜牲完全要仰仗他才能发出欢快的叫声。

他与土地做着交易,他与牛羊窃窃私语。他起早贪黑,黎明的露水打湿了他的裤管,夜晚的蛙叫声送他回到家中。他享受着忙碌,身体的疲惫仿佛是对他最大的褒奖。

他信誓旦旦地说他爱着土地,胜过爱世上的任何东西。

到后来他才明白,他的一生是被禁锢在了这里,他的灵魂离不开这里。他的身体最终要与这里的泥土融为一体。

天空的晚霞流溢着孤独,烟斗里的烟火不知何时早已熄灭了。

老人扶着树缓缓地站立起来,拍了拍屁股和裤管上的泥土,挪着有些发麻的腿向自家方向走去。没走几步,他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这块土地,就像和老朋友告别一样,“明天见,今天就到这里吧!”


  
2007-2020 © 版权所有:榆林日报社
网站热线:0912-3361398  新闻热线:0912-3287000 广告部:0912-3285754   
地址:榆林高新区新闻大厦(朝阳路与明珠大道十字、阳光广场南侧)编辑 邮箱:news@ylrb.com   广告邮箱:ylrbggb@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