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6版:文化览胜
  
本版新闻列表
 
2019年9月11日  返回首版 | 版面导航 | 数字报首页 |
 
2019年9月11日
秦风千古将军事
塞上名州忆蒙恬


耿永君

去拜谒大秦名将蒙恬。

顺着绥德县一中教学楼左后方的小路,登上西侧平台,就到了蒙恬墓脚下。

蒙恬墓的封土呈馒头形。据《绥德州志》记载,墓高50余米,墓前石碑系清乾隆年间知州张元林所立。后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又立一碑,知州江士松手书镌刻“秦将军蒙恬墓”。

深入时间隧道,撩开历史沉重的面纱,我们看到,大将蒙恬的高大身影渐渐清晰起来……

将门虎子

山东自古出战将、出义士。

蒙恬祖籍齐国(今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出身于一个名将世家。祖父蒙骜,战国时从齐国来到秦国侍奉秦昭王,曾创下一口气攻取37座城池的辉煌战绩,功勋显赫,官至副国级“上卿”。父亲蒙武,也为秦将,曾任秦内史,与秦将王翦联手灭掉楚国,俘虏了楚王。蒙骛、蒙武父子都是秦国重量级武将,在秦始皇统一大业中,攻城掠地,出生入死,为秦国立下汗马功劳。

将门出虎子。受家庭环境的熏陶,他又天资聪颖,熟读兵书,具备了较高的军事素养。蒙恬正式走进人们视野,是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二十六年),因破齐有功,被拜为内史 (秦朝京城的最高行政长官)。

蒙恬弟弟蒙毅,也是一个非凡人物,官至上卿。外出陪秦始皇同乘一辆车子,居内则侍从秦始皇身边。蒙恬担任外事,蒙毅常为内谋。蒙毅法治严明,内侍赵高犯有大罪,差点被蒙毅给斩了。始皇念及赵高办事勤勉尽力,又赦免了他。从此,蒙氏兄弟便和赵高结下大恨。

一个朝代或一个国家,打天下坐江山,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更少不了文官武将的鼎力辅佐。蒙氏家族,将门世家,三代忠良,乃秦朝之大福,秦朝之大幸矣。

功勋盖世

蒙恬战功何在?逐匈奴,筑长城,开直道,是蒙恬大将的主要功绩。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其雄”。

秦始皇用十年时间,于公元前221年一统华夏,结束了战国七雄长达五百年的争霸局面,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建立了统一的多民族中央集权的封建帝国。三十八岁的赢政登基即位,成为“千古一帝”。秦始皇雄心勃发:“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

但是,北方匈奴一直虎视眈眈死盯着大秦。打击匈奴的重任落在被称为“中华第一勇士”的蒙恬身上。蒙恬奉命率三十万秦军,杀入阴山和贺兰山高地,匈奴遭到重创,连连后退,北撤七百余里,几十年不敢来犯。蒙恬一举收复河南地 (今内蒙古河套南伊克昭盟一带)。蒙恬又马不停蹄、一鼓作气,筑起西起临洮,东到辽东长达五千多公里的万里长城,把原燕、赵、秦长城连为一体,匈奴铁蹄望城兴叹,北方百姓安居乐业。

秦始皇三十五年,蒙恬受遣为秦始皇巡游天下开直道。秦直道南起甘泉宫,北抵九原郡(今内蒙包头市西南),是由咸阳至九原郡最为捷近的道路,全长一千八百里。蒙恬率领他的团队,劈山开道,风餐露宿,雨雪无阻,整个工期只用了两年半时间。

蒙恬是中国西北最早的开发者,是古代开发宁夏第一人。

据崔豹在《古今注》中说:“自蒙恬始造,即秦笔耳。以枯木为管,鹿毛为柱,羊毛为被。所谓苍毫,非兔毫竹管也。”后世亦尊蒙恬为笔祖。

公元前212年,公子扶苏因反对秦始皇焚书坑儒,秦始皇便把这位未来的继承人惩罚去上郡给蒙恬当监军。

蒙恬一生赤胆忠心,战功卓著,他又得到了什么呢?

得到了秦始皇的重用与信任。

我们知道,始皇赢政生性多疑,不轻易相信大臣。蒙恬在外拥重兵驻扎十多年,蒙毅在内参政,这样的情况很容易发生叛乱,由此可看出秦始皇对蒙氏兄弟的深信不疑。而且,蒙恬认为,“陛下(秦始皇)居外,未立太子,使臣将三十万众守边,公子为监,此天下重任也。(《史记、李斯列传》)”。

大秦落日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三十七年)冬,秦始皇赢政游会稽途中患病,一生求仙梦想长生的赢政刚50岁就在沙丘病死,死前令赵高为书赐公子扶苏曰:“以兵属蒙恬,与丧会咸阳而葬。”。

赵高与李斯、胡亥密谋篡夺帝位,假造遗诏:“扶苏为人子不孝,其赐剑以自裁。”并赐蒙恬死。

为人“刚毅而武勇,信人而奋士”的扶苏,接到圣旨,深信不疑,面对苍天泪如雨下,便在城南卢家湾石壁下拔剑自刎。囚禁于阳周的蒙恬,内心疑虑,请求复诉。扶苏死后,胡亥便想释放蒙恬。但赵高执意要灭蒙氏,便散布在立太子问题上,蒙毅曾在始皇面前毁谤胡亥,胡亥于是囚禁并杀死了蒙毅。蒙恬吞毒药自杀。

蒙恬与扶苏,冤死上郡,千古悲歌。令苍天落泪,山河同悲。

擎天柱倒了,顶梁柱垮了,秦国这座大厦摇摇欲坠。

秦二世在位仅三年,施行暴政,大秦共存在了十五年四十六天。可悲,可叹。

忠魂常在

名州青山埋忠骨,上郡千年护英灵。

大将蒙恬,太子扶苏,秦国的两棵参天大树,生前驻守上郡,倒下长眠绥德。

崇尚忠良,敬拜英雄的绥德人,与秦国的将士一起,把蒙恬厚葬于绥德城西大理河滨。三十万将士泣以甲胄掬土,积山为墓,把墓冢北一条小巷命名为“将军沟”。将太子安葬在疏属山巅,将一条巷子命名为“扶苏巷”。让他俩风雨相依,朝夕相望。

忠魂常在,英名永存。

走进今日绥德,你会发现,久负盛名的绥德汉,不仅诚实坚韧,重情重义,而且忠勇贤良,豪爽仗义。谁说这不是蒙恬、扶苏“忠义信勇”精神在绥德人骨子里的传承与延续?

“亲贤臣,远小人”是诸葛亮《出师表》中的名句,也是中国人的一种心理价值取向。蒙家军、岳家军、杨家将等历来深受国人敬仰;赵高、李斯、秦桧之辈则遭万人唾弃。

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所著《史记》卷八十八《蒙恬列传》用了近两千字篇幅记载了蒙恬、蒙毅兄弟的事迹,给后人留下一份考证秦代历史的珍贵史料。2004年至2015十年间,蒙恬、蒙毅在电视剧《荆轲传奇》《神话》《大秦直道》上重新复活,向世人演绎着他们悲壮的故事。1995年8月,山东省蒙阴县人民政府在联城乡树立“蒙恬故里”碑,在县城修建“将军亭”。2000年,临沂市政府在临沂广场为蒙恬树立雕像,列为临沂“十大历史名人”之一。2018年4月14日至15日,春风贻荡,上郡生辉。首届海内外蒙氏宗亲恭祭蒙恬盛大典礼,在绥德隆重举行。来自山东蒙阴等地嘉宾约千余人参加典礼。对新复制的清道光形制蒙恬墓碑举行了揭碑仪式,缅怀先祖爱国情怀,激励后人报效国家。

用暨南大学教授蒙雅森创作的《千古永垂——蒙恬将军颂》再度回望将军:

西出边关寻直道,

直道无边,秦岭耸云霄。

北越黄河望长城,

长城巍峨,分外妖娆。

啊!

那是将军的脊梁,崛起的骄傲;

那是英雄的豪气,化作了彩云飘。

那是将军的丰碑,发出的光耀;

那是英雄的容貌留下的微笑。

啊,

事秦开国,一统天下,三代英豪;

忠义信勇,忠君报国,匡扶正道。

筑长城,修直道,

北逐戎狄,战功显耀;

造毛笔,改古筝,

华夏文化辉煌灿烂传千秋。

啊,

将军的功德与日月同辉,

将军的英名,永垂不朽!


2007-2020 © 版权所有:榆林日报社
网站热线:0912-3361398  新闻热线:0912-3287000 广告部:0912-3285754   
地址:榆林高新区新闻大厦(朝阳路与明珠大道十字、阳光广场南侧)编辑 邮箱:news@ylrb.com   广告邮箱:ylrbggb@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