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6版:文化览胜
  
本版新闻列表
 
2019年7月11日  返回首版 | 版面导航 | 数字报首页 |
 
2019年7月11日
斯人已去 师范长存
刘文西与吴堡的不了情

2014年,刘文西在吴堡柳青文学馆参观
在毛主席东渡纪念碑前留影

慕生树 慕明媛

2019年7月7日13时50分,著名画家、黄土画派创始人刘文西因病离世。天地同悲,闻者落泪!

早在五十多年前,国画大师刘文西就以睿智的眼光认识到吴堡石城所具有的“极高的艺术价值和科学考察价值”,曾二十多次来到吴堡石城。回想2014年来,因编著宣传画册《吴堡石城》等,我们和刘文西大师的多次交往,不由提笔写下回忆,表达深深怀念之情。

2014年5月22日,在西安市人大代表、荞麦园美术博物馆馆长薛莹巧的引荐下,我们第一次见到了刘文西。

他在仔细翻阅完书稿清样后动情地说:“早在1964年,我就曾慕名乘大卡车长途跋涉五、六天到吴堡去画石城。那时的石城还有几十户居民,当时黄河发大水,波涛汹涌,石城高耸在黄河岸边,这一情景对我产生了至今难以忘怀的震撼。我当时画了好几十幅速写,太壮美了!”当我们告诉他,2013年到北京采访九十二岁高龄的国家文物局古建专家马旭初,马老说到吴堡石城也称得起“华夏第一石城了”时,刘老高兴地笑了。

刘文西先生对吴堡石城有着深厚的感情,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几乎年年都要来石城采风、写生、画画。他曾以当年扳船送毛主席东渡黄河的川口村薛海玉为原型,创作过国画,并发表在《人民日报》上。后来,他还到川口小学给孩子们讲美学,并给几个八、九岁的“山丹丹”画像,其中就有扳船送毛主席东渡黄河的老船工薛海清的孙女,即引荐我们见到刘文西先生的薛莹巧。

第一次见面时,当刘老接受了再次到吴堡采风的邀请后说:“我家里应该保留有1964年我在吴堡石城采风时的速写图,到时我一并带上。”可已经过去了整整50个年头,当时在场所有人都对老人的话半信半疑。

与刘老的第二次见面是在2014年9月22日。他惋惜地说:“速写图还未找上,我继续找。”当我表示他上次题写的书名格式与《吴堡石城》的封面结构不一致,能否重新题写时,他爽快地答应了,并且说:“这次我给《铜吴堡》也题一个书名,你后天到我家来。”

几天后我表示由于特殊原因已回到吴堡,刘老焦急地在电话里说:“怎么办?那你打发一个可靠的人来取吧!《吴堡石城》我题写了两幅,你从中挑一幅。1964年和1975年的素描画我找到了七幅,一并给你。”合上手机,我不由地对刘老认真负责的态度感动至极。

过了几天,刘老又亲自打来电话说:“我找到了一张1964年我在石城的照片,让薛莹巧给你转发过来,你可以在书中一用。”刘老对石城的深情厚意由此可见。

2014年10月25日,刘老率领由40多人组成的“金秋陕北,黄土画派第二十四次陕北采风写生团”来到了吴堡。我们有幸又一次见到刘老并整整陪伴了三天。还是一身灰色的装扮,还是一顶灰色的八角帽,下车伊始,他就谈及石城,不顾年迈体弱,旅途劳顿,当天下午就来到石城对岸挥笔作画。三个多小时过去了,天色早已暗淡,在手电筒的光照下,刘老作画4幅。严谨的工作作风和献身艺术的精神,令在场的人无不感动。

10月27日上午9点,刘老终于又一次站在了他五十年前写生、作画、摄影的地方——吴堡石城西沟对岸。笔者拿出他五十年前的照片,他兴奋不已动情地说:“来,照一张,留个永久的纪念。”

当晚11点半,吴堡石城保护利用暨文化旅游发展座谈会还在进行,听完大家的发言,刘老又一次打开了话匣子:“保护好石城我们有共同的责任,保护好石城比开发石城重要十倍、百倍、千倍,对石城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必须原封不动地保护起来,制定好规划,有计划地开发,必须汲取和借鉴国内外有关经验,先保护,后利用,再开发。”

11月3日下午,当我们又一次把修改后的画册清样递到刘老手里后,刘老一页一页仔细翻阅,认真地说:“比上次的好多了,但还有好多地方值得商榷,我明天要去北京参加一个会议,回来后咱们再谈一下画册的修改问题。”

刘老开会回来后,在递给我他赴吴堡的13幅速写采风图后反复强调:“你要把能搜集到的所有有关石城的资料都保存好,画册的出版不要急,一定要出精品,要对石城的历史负责,要对后人负责,清样修改了二十八次还不够,至少要三十次,三十而立嘛!”提到吴堡石城,刘老十分激动,竟然一连唱了四首陕北民歌。作为《吴堡石城》和《铜吴堡》的艺术顾问,他又一次一页一页仔细地翻看了这两本书,并提出许多中肯的建议,夫人陈光健多次催他吃饭,他总是一笑置之。

几年来我们与刘老见了几十次面,聆听他的教诲。刘老的那一番“为了吴堡石城和川口东渡,你们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十分欢迎,但为了其他事,我不会见你们的,我的时间太少了,太不够用了,希望你们能理解我。”让我们的心头热乎乎的。一个南方人,一个大名鼎鼎的书坛、画坛泰斗,能如此关注吴堡石城、关注川口东渡,作为土生土长的吴堡人还能说什么呢?

最后一次拜访刘老是在2019年5月18日。在我们父女俩软磨硬泡下,刘老与夫人陈光健认真修改书稿后终于答应了共同担任《吴堡石城碑石》一书的艺术顾问,令我们欣喜若狂。

谁料想,2019年7月7日13时50分,刘老永远地走了!但吴堡石城不会忘记,吴堡川口东渡不会忘记,吴堡人民不会忘记,刘老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07-2020 © 版权所有:榆林日报社
网站热线:0912-3361398  新闻热线:0912-3287000 广告部:0912-3285754   
地址:榆林高新区新闻大厦(朝阳路与明珠大道十字、阳光广场南侧)编辑 邮箱:news@ylrb.com   广告邮箱:ylrbggb@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