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6版:人文地理
  
本版新闻列表
 
2019年3月14日  返回首版 | 版面导航 | 数字报首页 |
 
2019年3月14日

今昔镇川


本报记者 安娜

镇川无疑是有故事的。曾经的她声名显赫,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远方的人们甚至不知榆林,却知道这个商贸重镇。然而,在现代物流冲击下,它的暗淡有些让人措手不及。可是,它依然是重镇,依然充满活力,并拥有由遥远的历史所激发的一切想象和现代元素。深入这座有着4万多人口的小镇,看它卸下曾有的光环轻装上阵,原来是波澜不惊和紧跟时代节奏的脉动。

在陕北,许多村镇都拥有闭塞艰辛的过去,但镇川是个例外。无定河浩浩汤汤,记录高原的岁月,也滋润两岸的生民。镇川,紧密依河而建。

镇川很古老,如同一部微缩版的陕北史,古人逐水而居,远离中原的镇川曾在周前为戎、狄所占据。战国时归魏,后归秦国上郡,西魏时还曾设县抚宁。历代兵燹战火不止,被胡汉间争夺的这片土地却从未凋零,始终绽放勃勃生机。

镇川最为惊心动魄的篇章写在北宋年间,人们印象中最为温润的北宋在这里写着铮铮铁骨,与西夏展开殊死搏斗,今镇川镇中心北五里有史载曾驻兵万余的嗣武寨,即罗兀城。

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为抗御租“南下此地苦甚”,延绥巡抚张珩(字佩玉,山西石州人)在无定河东川修筑了一座高2.4丈、周长13里的城堡——镇川堡,“筑城垣一里三,设官率军五十人以守之”,同时在北城垣东、西大川筑起防慰鞑靼“入腹孔道”的封墙,并建武墩5个。

直至此时,镇川才有了沿用至今的响亮的名字。

《延绥镇志》对镇川堡的记载:南至米脂县三十里,北至鱼河五十里,至镇城一百三十五里。唐银川北境。国朝嘉靖二十九年,巡抚张公珩建。周围一里三分。就城横筑大墙一道,高厚可峙。北接山寨,南邻大河,两头与城相连。河南山崖高耸,南北山畔俱□削陡峻,可阻胡马。隶保宁参将辖。

镇川堡的选址颇有战略眼光,依山傍水,易守难攻,固若金汤。高墙的防护让平安祥和滋生,军民聚集此地,明清以来,无定河畔成为商家物资流入的一条主要干线。“山川铃响马帮来,驼铃声声走西口”, 镇川堡守护下的土地,逐渐取代宋代开始的“榷场”碎金镇,成为干线上的物资集散地。伴着繁荣,堡与城最终融为一体,讲述军事的历史,讲述社会与大众的历史,讲述政治与民生商贸的历史。

清同治年间和1935年,为防御进攻,县府令镇川守军带领百姓又对镇川堡城垣进行一次较大规模扩建。同时还在薛家寨、瓦岗寨、药寺殿、万佛洞相继修筑了4个军事堡垒工事。1937年,驻榆林国民党二十二军团长张采芹部进驻镇川,后将镇川城堡向南扩至张庄村。

清末民国初,镇川深处内地,没有兵灾战祸,经济繁荣。城里街道两旁,店铺鳞次栉比。东到天津,西到银川,北到包头,南到西安,都有镇川人的生意,镇川成了名副其实的旱码头。诸多生意中,皮毛生意尤其繁荣,成为全国著名的皮毛集散地。

因行商而富庶的镇川,过往却写满英雄与果敢。因为见多识广,因为崇文尚德,从古至今,镇川英才辈出。特别在红色革命时期,镇川仁人志士为共和国献上了青春乃至热血与生命。1925年开始,镇川就播下革命火种,近百名热血青年走上革命道路,其中朱侠夫、朱子休、朱敏、申国藩、王聚贤等成为陕北党组织的骨干。在共和国的建设中,申昜、朱序弼等及诸多商海鏖战的能人都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镇川很年轻,如今的镇中已经极少能找到历史的遗存。1946年10月,镇川解放,旧时防御的城堡逐渐被拆除。只有老人们还记得,解放初期,镇川北门外、南门滩炭店里两处各尚存一个武墩。然古老的罗兀城矗立西岸,始终在讲述着刀戈过往,黑龙潭用满山青翠回应历史。

镇川对刀戈的历史选择遗忘,行商一直在这片土地上延续、扩张。趁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镇川走在了时代前列。个体商贩和商业门店如同雨后春笋般快速增长;皮毛贸易规模宏大,一度成为亚洲最大的皮毛市场;镇川“跑山”商人把当地手工业产品销到周边城市,至内蒙古草原、天山南北、长江流域,甚至越过国界。镇川由此在全国闻名遐迩,有了“小香港”的美誉。乡镇企业藉此快速发展,服装、副食加工、毛纺……到了上世纪末,镇川的市场有9个,百货、棉布、皮毛、五金、烟酒、粮食、建材、牲口、蔬菜,分门别类,秩序井然,这是陕北其他普通小镇绝无仅有的现象。

倘若一直顺着这样的轨迹,镇川的发展将是轰轰烈烈、熙熙攘攘、蓬蓬勃勃……

然而,互联网让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线下贸易繁荣的镇川首当其冲遇到冲击。渐渐,市场萧条、企业关停的现象在镇川屡见不鲜,截至2017年底,镇川各大市场空置率高达40%。

困境中方显英雄本色,独特的历史、氛围、性格和灵魂,造就这方土地人的聪慧和倔强。镇川人没有因为经济的下滑远离,大多数依然固守在这片土地上,痛定思痛,期待新的转机,成就新的辉煌。

在大量的民意走访后,2018年,新一届的镇川镇政府决意以打造新型电商e阵地、试飞试验航空港、宜居宜业特色镇、全域旅游综合体为目标,在乡村振兴、精准扶贫、全域旅游创建等方面开始争取新的突破。

划行规市,重塑小镇形象是第一步。市场的萎缩让很多行商者转移经营阵地,巷道摆摊设点、随意占道经营、管理无序等现象又加速镇川的萧条。在遵循市场发展规律的前提下,通过划行规市对市场业态进行合理布局,精雕微调,镇川通过数月动迁,实现了各类零售业向集约化、规范化、专业化、市场化发展,镇内建材家居、五金机电、煤炭营销等经营实施“退街入市”统一搬迁至专业化市场。结合当地资源、乡土文化与产业特色,内外兼修,整体打造,通过对线路的“上改下”、道路的“白改黑”、墙体的立面改造、节点小品的点缀、散乱污行业治理以及各项民生工程的建设,全面刷新了小城镇的“颜值”。通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清除了多年发展过程中积累下来的“沉疴顽疾”,逐步建立起符合本地实际、符合治理现代化要求的城镇治理体系。干净利落的街巷让镇川神采奕奕,焕然一新,筑巢引凤之路又启。

发掘文化、推进旅游是大棋的又一步。镇川拥有得天独厚的历史资源,罗兀城、黑龙潭等历千百年巍然。镇川沉淀着浓郁的红色历史,承载着中共榆林县一大旧址、兵工厂等革命遗址。镇川群众文化源远流长,盛大的社火、经久不衰的庙会、丰富多彩的节日庆典,以此为载体的群众文化娱乐活动千姿百态,如镇川老秧歌、缠腰鼓子、浑身响、焰火、民歌等,是陕北民间艺术宝库中的精品、研究黄土文化的活标本。镇川地处枢纽地带,交通极为便利,餐饮、住宿等基础设施成熟并上规模。按照“祈福黑龙潭、禅悟陈家坡、探秘罗兀城、追忆红色根、商贾镇川堡”全域旅游发展思路,镇川大力完善公共服务设施,打造樊街等4个生态示范村,形成吃住游购旅游示范带,构建美景如画新镇川。

在工作的强势推进下,历史胜迹重焕光彩、民俗文化复苏。2018年8月,黑龙潭4A景区挂牌,镇川又投资700余万元实施了黑龙潭智慧旅游、罗兀城景区提升、陈家坡陕北民俗文化博物馆、特色民宿等项目,全域旅游精品线路已现雏形。发展的脚步未歇,镇川继续加大力度补齐生态环境短板,加快乡村振兴步伐,积极实施提高人民群众获得感和幸福感的民生工程,积极引入新产能、培育新产业,倒逼经济转型升级。

2019年“陕北榆林过大年”系列活动中,人们看到一个惊艳的镇川。除夕、初一的黑龙潭景区,迎新春、祈福许愿、撞吉祥钟、敲平安鼓,游客云集。正月的镇川街上,火爆热烈,民俗展演天天有,洁美小镇、产业兴盛、宜居宜业的美丽画卷正徐徐铺开。

今天的镇川,拭去尘埃,重新整装,将以陈家坡、朱寨、西街等村为带动,开展农村“三清一改”,通过“硬化、净化、绿化、亮化、美化”“五化”工程,实现村容村貌根本好转。

陕北的春天往往来得比较晚,却在绽放时蓄足力量。春风又抚,崭新的镇川实现了美丽蝶变。

榆阳胜景何处寻,龙潭罗兀暗藏珍。探古寻幽临镇川,名堡迎客览胜景。

经过一年多的推进,如今的镇川落落大方,集镇井然有序,环境整洁美观,市场繁荣又见端倪。熙熙攘攘的人群,闻风而来的南北客商,宽阔的乡村公路一直延伸到远处,一排排窑洞掩映群山,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

古老遗迹,成为新的文化胜景;乡愁,悄悄吸引了游客;逐步变为现实的蓝图,催生商贸重镇的重启;希望,有效激发了百姓的致富信心。镇川镇党委负责人坦言,特色小镇的建设需要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明确产业定位,进行科学规划,挖掘产业特色、人文底蕴和生态禀赋。要以文化为魂,提炼真正体现小镇独特风貌和特点的文化元素,不是简单的拿投资、拿规划,而是在提升小镇特色和环境的过程中,让大家可以“追趋逐耆”,在有青山绿水、闲情雅致,又充满活力与希望的地方,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建设的核心在于长效富民,形成自己的健康模式。

漫步镇川,黑龙潭文化旅游景区,“九潭连环,龙穴藏珍”传奇缤纷;罗兀城悬空寺山势独特,奇石巍峨,山庙合一,独具匠心;中共榆林县一大旧址是缅怀革命先烈、激励后人的生动课堂;陈家坡村的乡村旅游能唤起陕北人心底的点点乡愁;镇川干炉、麻辣肝碗托、驴肉、驴板肠,镇川的老街更让您体会到最正宗的陕北味道。

河清、景美、路通、民富,镇川的无穷魅力正在吸引更多的人来这里把浓浓的乡愁寻觅。

春暖花开时,让我们一起去美丽的镇川!

图片说明:

①公路、铁路四通八达

②美丽乡村陈家坡

③宋夏古战场罗兀城

④龙文化博物馆中的仕女像

⑤中共榆林县—大旧址

⑥洁美小镇、产业兴盛

⑦乡村旅游建设方兴

⑧4A景区黑龙潭


2007-2020 © 版权所有:榆林日报社
网站热线:0912-3361398  新闻热线:0912-3287000 广告部:0912-3285754   
地址:榆林高新区新闻大厦(朝阳路与明珠大道十字、阳光广场南侧)编辑 邮箱:news@ylrb.com   广告邮箱:ylrbggb@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