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6版:信天游副刊
  
本版新闻列表
 
2019年2月11日  返回首版 | 版面导航 | 数字报首页 |
 
2019年2月11日

盼年,满载着童年欢乐


任静

过年的热闹总是与童年的欢乐相依相伴,在年的脚步声中,童年的记忆变得非常遥远又非常清晰,从头拾起,令人有一种别梦依稀的感觉。

儿时,我家的过年是从腊月二十三开始的。那一天,父亲会骑着自行车满载着我童年的欢乐回来。村子里不时响起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是男孩子们从家里“偷”出来零星的鞭炮所制造出来的欢乐。凛冽的西北风将热辣辣的火药味,变成了一种浓烈的过年的味道,更加点燃了孩子们对过年的急切渴盼和神往。

站在高高的 畔上,只要远远地听到清脆的铃声从白茫茫的冰河上划过来,我和妹妹就会满心雀跃地撒开脚丫子,不顾一切地从黄土高坡上奔下去,迎接从城里归来的父亲。可是,只有邻村赶集归来的村民骑着自行车不时从我们身边擦过去,但是我们并不沮丧,依然乐此不疲地等待着,期待的快乐充盈在胸间。

当我们眼窝里噙满泪水的时候,父亲终于满面灰尘地出现了。父亲将自行车支在路边,转身将我和妹妹揽在怀里,用胡子扎一扎,便带我们回家了。自行车上满载着年货,我跑过去想替父亲推自行车,结果差点将自行车歪倒,父亲扶正了自行车,让我和妹妹在后面帮着推。等到了院子里,父亲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他摸着我的头叹了一口气。我忙着翻看父亲带回来的各种年货,并不理会父亲叹气中所包含的意味。

过年前扫尘是一项巨大而劳人的工作,母亲极要强,在父亲回来之前通常要把家打扫得窗明几净。扫尘时几乎要把屋子里所有的家什全部清理出去,然后扫灰、糊墙、贴年画、搭梯子糊窗、贴窗花,所有的大件小件都要擦洗得清清爽爽一尘不染才能搬回去。我只是在帮母亲打下手,就累得够呛,母亲却像没事人一样一边不停地干活,一边还哼着欢快的信天游。母亲打量着新贴的年画,嘴角眉梢毫不掩饰满心的喜悦。搬大件家具时,通常要请人搭把手,一只笨重的橱柜,常常被邻居叔叔轻巧地举起来了。每当这时候,母亲就会一边感谢人家,一边又遗憾地叹气。

母亲将年茶饭准备好后,爷爷就要带着叔叔和二爷家的小孙子去祭祖上坟了。我闹着要去,爷爷说什么也不带我去,母亲黯然失色地急忙跑过来,将哭哭啼啼的我拖回了屋子。“妈,二爷家的孙子比我小都可以去祭祖,我怎么不能去啊?”母亲的脸色更难看了,举起巴掌想打我,最终却没有舍得落下来。母亲将我拥在怀里,用粗糙的手指抚去我腮边婆娑的热泪,然后缓缓说道:“就是不能祭祖,你也是妈的好女儿。”那一刻,我终于读懂了父亲的叹气、母亲的遗憾。

父亲的回家冲淡了我少年的惆怅,父亲买了许多年货,有鞭炮、对联、各种好吃的,父亲还给我买了一块鲜红的纱巾,我将纱巾围在脖子上,在院子里蹦来跳去,我忘记了不能上祖坟祭祖的烦恼,忘记了向父亲告爷爷的状。

母亲对父亲说,放串鞭炮吧。我抢着说让我来放吧,我能行。母亲和父亲高兴地望着我,相视一笑。我高举着点燃的秸秆,点响了鞭炮的引线,在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我家的过年气氛便由那一天开始了。


2007-2020 © 版权所有:榆林日报社
网站热线:0912-3361398  新闻热线:0912-3287000 广告部:0912-3285754   
地址:榆林市新建北路9号榆林日报社 邮箱:news@ylrb.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