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6版:文化览胜
  
本版新闻列表
 
2018年12月6日  返回首版 | 版面导航 | 数字报首页 |
 
2018年12月6日

宋代名将折彦质谪居儋州


陈有济

折彦质(约1080—1160),字仲古,号介之、葆真居士,出身府州折氏,为折可适次子,官至宰辅。

折彦质文武双全、忠勇爱国,可惜生不逢时,宋军羸弱,使他在战场上难展才华,曾因战场失利被贬儋州,闲置五年。他在儋州倡设真率会,与文人交游,雅集频频,成为当时儋州一道亮丽的文化风景。

约在北宋元丰三年(1080),折彦质生于府州(今府谷县)折氏家族。大观四年(1110)夏,折彦质以朝请郎为直秘阁参军事,开始步入仕途。

折彦质文武双全,可惜生逢宋朝军事羸弱之时,在战场上难展其才,未逞其志。宣和七年(1125),金朝在灭辽后,大举犯宋。面对危局,宋徽宗赵佶六神无主,匆匆让位给儿子赵桓,是为宋钦宗,年号靖康。靖康元年(1126)正月,金兵围攻开封,城内人心惶惶,折彦质与种师道、种师中、姚平仲、姚古、折可求等领兵至京师勤王,京城人心稍安。正月二十五日,折彦质落致仕、除直龙图阁,充宣抚司参谋官。三月,金兵围太原。六月,折彦质任河东勾当公事。七月,折彦质与制置副使解潜自威胜军出兵,至南关与金兵交战,不分胜负,后金人增兵,宋师失利。九月,太原失陷。十月五日,授折彦质龙图阁直学士,充河北河东路宣抚副使。十一月十二日,金兵至黄河,折彦质与同知枢密院事李回共守黄河,然宋军羸弱,未及战斗已尽溃。折彦质因此被贬官,永州安置。金兵渡过黄河后,于闰十二月攻破开封。

靖康二年(1127)四月,金兵俘虏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及皇后嫔妃、宗室与朝臣等三千余人,押解北上。五月,宋高宗赵构在应天府即位,改年号为“建炎”,建立南宋,随后赏功罚罪。六月二十七日,折彦质责授散官,儋州(时称昌化军)安置。

宋代的儋州,被中原士人视为畏途。苏东坡没到儋州之前,甚至以为将死于遥远的海外之地。

相比于苏东坡,折彦质对被贬儋州的遭遇,其心态是达观的。在渡海时,折彦质写了一首七绝:“朝宗于海固愿也,一苇杭之如勇何。著浅惊呼过又喜,此生是等事尝多。”(《舆地纪胜》)诗中,折彦质说自己虽时运不济,但不会畏惧,而是奋勇前进,他相信人生如渡海,著浅有惊,渡过则喜,起落是平常之事。

儋州在宋代时已是一隅文化热土,折彦质在儋州与许珏、许康民、王肱等当地名士交游,以礼相待。

许珏,字君瑶,泉州人,久寓儋州,苏东坡在儋州时,常与他谈论世事,有时还在一起饮酒取乐。苏东坡离开儋州前,以茶盂赠给许珏,后来许珏将这个茶盂转赠折彦质。折彦质获此宝物,非常感激,以诗答谢,云:“东坡遗物来归我,两手摩挲思不穷。举取吾家阿堵物,愧无青玉案酬公。”(《万历儋州志》)

许康民,字廷惠,许珏之子,随父许珏寓居儋州。许康民在大江桥北面构屋居住,折彦质为屋起名“湛然庵”,取淡泊宁静意。此大江桥长十三丈五尺,宽一丈余,高二丈五尺,位于州城北门外东厢,是建炎二年(1128)许珏、许康民父子从泉州请来工匠修筑的,建炎三年(1129)修成,折彦质为新桥写过一篇记。桥成之后,折彦质常和许康民在桥上悠游,吟诗作赋。

王肱,字公辅,又称六公,居州城东,寿104岁,人呼为百岁翁。王肱精通占星术,苏东坡居儋期间与王肱友善。折彦质在儋州和已是七八十岁老人的王肱也有深厚的交情,他常向王肱请教星象之学。

壮志未酬,反而被贬千里之外,谪居儋州的折彦质难免郁闷失落,幸好有许珏、许康民、王肱等友人相伴,才使得他的精神生活不至枯燥,能够释怀地度过五年之久的闲置岁月。

折彦质在儋州,倡设了真率会。《舆地纪胜》载:“(折彦质)至郡,与儋士许庭(廷)惠辈效温公真率会,为乡约,每五日一集。”真率会是宋代文人宴饮聚会的一种流行形式,最早是司马光、范纯仁诸友于元丰六年(1083)闲居洛阳时所创,尔后仿慕者不断。

折彦质与许康民等人相约,定期举行以品茗饮酒、诗文唱酬等为主要内容的真率会,俨然儋州的“文化沙龙”。折彦质的倡议,还得到了时任儋州太守李行中的支持。宋代真率会分布广泛,与其他地方的真率会相比,儋州真率会产生的年代较早,延续时间很长。绍兴二十年(1150),名臣李光再贬至儋州,他在《二月三日作真率会游载酒堂呈坐客》《秋夜有怀》两诗中说到自己参加真率会,诗中提到了真率会的一些信息:“郊外初闻黄栗留,仲春风物渐和柔。杀鸡炊黍成真率,挈榼携棋得胜游。”“明日欲寻真率约,浊醪时许过邻墙。”(《李光居琼集》)

绍兴二年(1132)六月初八,折彦质复龙图阁直学士。折彦质在接到召回京城的通知之前,有一天,王肱沐浴整冠,向他庆贺说:“夜来星垂象,公当内迁”(《万历儋州志》),果然不过数日,喜讯已到。

折彦质将北返,以诗留别友人们。他赠与王肱的诗写道:“六公八十尚占星,授法东坡今大成。此岁得归言不食,几时当雨信如盟。误人功业忍更问,老我林泉如可营。他日疑谋谁为决,无由重到访君平。”(《舆地纪胜》)他给许康民留诗:“架空作屋才容膝,中有道人能湛然。门外红尘虽扰扰,枕边清梦自翩翩。君如海燕时须到,我似江鸥日又迁。回首石桥桥上月,与谁同赏第三年。”(《正德琼台志》)这两首诗中,折彦质回顾与友人的交往,感慨不知何时才能彼此再见面,惜别之情溢于言表。

折彦质北归渡海,与五年前来儋州时一样,也写了一首诗:“去日惊涛远拍天,飞廉几覆逐臣船。归舟陡顿能安稳,便觉君恩更焕然。”(《舆地纪胜》)闲置了五年的折彦质重获自由,心情格外喜悦,诗中流露出了对浩荡皇恩的感激。

折彦质北还,当时正值洞庭湖杨幺作乱,绍兴二年(1132)十二月,折彦质被委任湖南安抚使兼知潭州以平定杨幺之乱。绍兴四年(1134)六月,折彦质改知静江府,十一月任枢密都承旨。绍兴五年(1135)闰二月,折彦质以龙图阁直学士、枢密都承旨试尚书工部侍郎,兼都督府参谋军事,十一月试兵部尚书。

绍兴六年(1136)二月,在赵鼎的大力引荐下,宋高宗诏折彦质充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与宰相赵鼎、张浚共掌朝政。只可惜,同年十二月,赵鼎、张浚两人因政见不合,赵鼎罢相,折彦质随之免职,此后再也没进入朝廷最高领导集团。

绍兴七年(1137)十二月,折彦质起用知福州,绍兴九年(1139)二月免。后来,折彦质因谴责秦桧投降行径,连遭贬逐。秦桧死后,绍兴二十六年(1156)正月,折彦质得以重新起用知广州,八月改知洪州。次年十二月,折彦质自请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绍兴二十九年(1159)十一月,折彦质告老,以左中奉大夫致仕。

绍兴三十年(1160)八月初八,已是杖朝之年的一代名将折彦质在潭州(今湖南长沙)逝世。


2007-2020 © 版权所有:榆林日报社
网站热线:0912-3361398  新闻热线:0912-3287000 广告部:0912-3285754   
地址:榆林市新建北路9号榆林日报社 邮箱:news@ylrb.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